石首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六章 脱困·新战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5:26 编辑:笔名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六章 脱困·新战友?

一小时之前。精神病院。

白点点与一个以为自己是颗大树的精神病并排而坐,两个人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神态、甚至口水流出掉在地上砸出的水花痕迹都很相似。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白点点喜欢上了这种模仿的游戏,尤其是在经历过一次末日降临之后,这种偶尔呆一呆放空脑子什么都不想的日子变得越来越舒服了。

更让白点点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的是,他现在已经能够跟大部分精神病顺利的对话了,白点点有一种感觉,自己就快要融入这个大家庭了。

远处的礼游戏时不时的看向白点点,每一次眼皮都止不住的跳着,他有很慎重的在考虑,要不要换一种方式禁锢白点点?否则的话这家伙眼瞅着就要被玩坏了的样子。

“卧~~~槽!”白点点回了回神,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跟另一棵树长的这么近。”

“确实呢,我们两个挨的太近了,把你种在这的人没考虑过几十年后我们长大的样子吧。”旁边的大树说道,“我们会抢水分、养料,说不定还会长在一起。”

“所以说…我必须得走了。”白点点认真的说道,但却不得不苦着脸长叹一声,完全跑不出去哎。这里的大夫、护士简直是神魔附体,自己满级的巷战群战经验根本发挥不出来就要被压制了。

这时,远处另一个精神病跑过来,躲在自己这颗大树底下疯狂的把几块巧克力同时塞进嘴里,然后把包装皮往白点点脚下一扔,手指在白点点身上使劲蹭了蹭

轮回永叹  第二百四十六章 脱困·新战友?

自从在这里住久了,白点点发现自己的暴脾气都被磨没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打对方一顿吗?自己是颗大树诶,动手的话会被当做树妖,然后被远处那群自以是光明骑士团的家伙们净化掉吧?

“这日子没他妈法子过了。”白点点重新蹲好,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满嘴巧克力的家伙,“你怎么一次吃这么多啊?留着几块以后慢慢吃不好吗?”

“树爷爷,我要是不吃光,剩下的就没啦。”

“来跟爷爷说说,怎么会没了呢。”白点点露出年迈老者独特的和蔼又慈祥的微笑。

“树爷爷啊,我要是不吃光,剩下的就要被恶魔抢走了。恶魔一直盯着我的果实,但是我全都吃光,他们就没办法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树爷爷知道了,你滚蛋吧,边玩去。”白点点微笑着颔首道。

“树爷爷啊,你是颗什么树啊?是桃树、杏树、还是梨树啊?”

“你爷爷是红烧牛肉树。”白点点忽悠道。

“那你什么时候结果啊?”

“下辈子就结了,别着急,等我结红烧牛肉果子了,准给你坟前放一筐,滚吧滚吧。”

忽悠走对方之后,白点点再次进入了贤者时间。

一口气吃四五块巧克力,也不怕噎死,连水都不喝一口,够牛逼,全他妈人才。白点点看着那个期待着自己结果子的家伙,心里一阵佩服。

诶?白点点突然皱了下眉,重新回想了一下对方刚刚说过的话,东西不吃就要被恶魔抢走了,如果自己吃光了,那恶魔就没办法了?

白点点反复琢磨了好久,忽然间眼睛变得炯炯有神,似乎有什么大喜事从天而降,“啊哈,我能走了?我能走了!”

未来之城。

“叶轻眠,发生什么事了?”佘璇十分紧张的问道。

“我猜啊,白点点…最后一次死亡宣告用掉了?”苏漫城虽然是问的语气,但却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否则他也不会同意联盟的誓约。

“啊,你可真了解他。”叶轻眠缓缓的坐下,恨恨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白点点的死亡宣告用掉了?你们是怎么感知到的?”花织同样不解的问道。

“因为用在我身上了。”叶轻眠说完之后,大家反而更加难以理解了。如果白点点对叶轻眠使用死亡宣告,那为什么他仍然好好的坐在这里?

“有条件的。”叶轻眠继续解释道,“白点点死亡,死亡宣告启动。”

“果然是这样,预设目标,他之前就说过可以实现这样的手段。”苏漫城点点头说道,“看来这家伙要从精神病院出来了。”

“这混蛋也太无耻了吧?怎么能这样?”花织有些生气的板起了脸。

“但是这跟他离开精神病院有什么关系?”关榆一时没想通。

“礼游戏之所以困住他,目的就是在那最后一次死亡宣告。他或许并不是非要那使用权不可,但是绝对不能落入别人手中。所以一旦白点点把最后一次死亡宣告用掉之后,礼游戏就再没有理由不放他走了。”苏漫城解释掉,并带着一丝同情的眼神看了下叶轻眠,“我估计白点点也是知道了一些轮回初选最后一轮的事情,所以放弃护身符的同时,给自己找了个保镖。”

“如果…我故意死掉一次呢?”叶轻眠试探性的问道。

“没用的,死亡宣告的启动条件跟你死不死无关。而是白点点死,你陪葬。”苏漫城同情的说道,“很遗憾,他赖上你了,恭喜你今后多了一个保护傻孩子的任务。”

叶轻眠觉得很头疼,“谎言现在的继承权拿到了吗?”

“拿到了,随时可以了。”花织说着,看了一眼春江浅田,同时又看了一眼佘璇,“不过…”

“不过还是要谨慎一些,难保继承者不会失败,我们最好一次成功。”佘璇打断了花织的话,同时威胁的撇了一眼花织。

花织反应过来后,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揭穿。如果叶轻眠的无限复活无法实现,那么她迟早要暴露的,自己何苦当这个恶人。“浅田,你准备一下吧,你知道你的成败对我和叶轻眠意味着什么?”

叶轻眠点点头,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在现实世界就再无威胁了。所有的压力就只剩下轮回游戏里了,为了修复关桑的身体,付出了太多轮回徽章,自己恐怕至多也只能有四次复活机会了。

如果要挑战更高阶的能力,恐怕或许连三次复活的徽章都捉襟见肘,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通过天路,获得免费的圣经能力的。无论是佘璇、点燃、还是花织,跟很郑重的嘱咐过自己,天路的成败跟实力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更多的运气和巧合。所以他也不会盲目自己的去寻思。

这样一来虽然自己存有大量的轮回徽章,但也不能随意挥霍。何况又多了一个随时可能把自己玩死,然后顺带着连累着一起死掉的白点点。

“能不能想办法,把白点点叫过来?这样也好看着他点?”为了自己的一条命,叶轻眠十分痛苦的说道。

“不用你问,他自己就会打听着跑到你身边的,那家伙可不想死,你现在可是他的保镖来着。”苏漫城在花织冷漠的目光下,忍住了幸灾乐祸的微笑,认真的说道,“不过也不是坏事,至少大家都上了一条船嘛,那家伙能让自己人头疼,但是更能让对手头疼,而且你不觉得,这种人气运特别逆天吗?”

提起气运,叶轻眠也不得不承认,在仅有的几次接触中,他完全看不出白点点有任何一种优势能支持他走过轮回游戏一路到达终选,更看不出他何德何能可以获得轮回榜前十的死亡宣告。所以归根结底,一切都只能被认为是运气了。

有这样一个气运滔天,被命运眷顾的人在身边,或许并不是全是坏事吧?叶轻眠如此想到,却不知未来的自己如果能听到他的心声,或许会不惜破开时空的壁垒,回来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醒醒。

“白点点的事等他来了再说吧,回到刚才的话题。”苏漫城走过去拍了拍叶轻眠的肩膀,“你说轮回冠军可以给绝,那我们怎么办?”

“苏漫城你先等一下。”佘璇打断了苏漫城,“之前时空崩溃,导致大部分候选者消失了。虽然天地被重置,但他们并未回归。我们要不要干脆把剩下的人都清理掉。”

佘璇的眼中闪现出凌厉的煞气,“山香爱一死,我已经可以掌控新破晓的全部了。而关榆也可以跟我们里应外合解决掉落叶之纱。剩下的黎明和无组织的候选人,见一个杀一个!这样你就可以接回叶轻纱了,我看她其实也很痛苦。而且除掉了那些潜在的不安因素,我们也会轻松许多。”

“不行。”花织对佘璇的话很没好感,只觉得这个人杀气太重了。

“怎么?”佘璇冷笑着看着花织,在知道花织是自己的情敌之后,原本的那一丝好感瞬间就清零了,佘璇只觉得花织的反对只是针对自己。

“确实不行。”苏漫城和叶轻眠同时说道。

“你说?”苏漫城问道。

“你说吧,我了解的可能没你多。”叶轻眠摊了摊手道。

“为什么?”佘璇问道。

“因为次选的淘汰机制,跟初选不一样。”苏漫城的话叶轻眠和花织早就清楚了,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仍旧是个震撼的消息,“次选是以世界为单位进行淘汰的,你们这里死的太多了,综合实力恐怕要在被淘汰的边缘了。”

“以…以世界?”

“以世界为单位淘汰?”

“比拼世界综合水平?”

“一旦输了,一个世界所有人淘汰?”

别说一向火爆的点燃,就连冷漠如冰的金秀什都惊讶的快把眼睛瞪出来了。

“没错。”苏漫城耸耸肩,“次选第一轮开启,会直接淘汰掉综合实力最差的10%的世界,然后才正式开始的。我们这个世界是原本是诞生轮回冠军可能性最高的世界,所以我们这些幸存者才会被放在这里,这个世界在监察者那边,被叫做第一战区。但现在看,第一战区能不能不被淘汰都是问题了。所以别想着杀人了,如果这时候破晓和落叶之纱死光,我看你们也早点留遗言吧。”

震撼,所有人都被轮回游戏的手笔所折服,同时也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与脆弱。只有叶轻眠,面无表情的听着,却不知道再想些别的什么。

“但是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紧张,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佘璇迅速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苏漫城问道。

“我?”苏漫城指了指自己,“我可以不用参加次选啊,第一战区要是团灭了,我大不了换个地方直接参加终选,我和白点点、钟铭几个人有特权的,你别指望我能起什么一锤定音的作用。”

伊春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伊春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伊春治疗妇科方法
伊春治疗妇科费用
伊春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