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首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雪下长歌行 正文 第二十五章-十神器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4:16 编辑:笔名

雪下长歌行 正文 第二十五章:十神器

毒帅将黄长龄放在一边,静静的审视着这个莫名其妙的黑袍人。

全身被黑色的衣服包裹着,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会动的傀儡,但是和傀儡不同的是这个黑袍人身上带着一种不可磨灭的煞气。

“阎厄渡。”

黑袍人腹语出声,让毒帅颇为震惊,几十年来,毒帅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腹语的人,不过更为让他吃惊的是,这个黑袍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哦?敢问面具下,是哪位?”

毒帅有些疑惑,看了一眼一旁的龟壳饕餮,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我不想和你打。”

“你杀了这么多平民百姓,又伤了黄长龄,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拍拍屁股走人。”

“我是想替你省下你的映日箭矢。”

听到这句话,毒帅终于感到了压力。黑袍人口中的映日箭矢,乃是七百年前江湖上被后人称为兵神的宁华亲手铸造。

对于宁华,江湖上没有留下多少他的传言,唯一熟知的便是他曾寻到一块巨大的玄铁,借此打造了十把神兵,这十把兵器每个都有不同的灵性,或凶或吉。每一把都有不同的奇效,也因此一直成为江湖人士趋之若鹜的神品。

宁华亲自将十把铸造的兵器命名,留下了一张图谱,记述了这十把兵器的铸造方法。但多年来的战火以及江湖人士的抢夺,早已流失。所幸还有许多临摹复刻的图谱,这十神器的名号才得以流传。

十神器之戟——怒海听涛。取东海海心之水铸造,玄铁锻造七次,铸造中捕获一条大鱼,青色鳞片背有长骨。将此鱼捕获后用其长骨研磨成粉,加入戟中。成品后,有大海之力,顾名怒海听涛。

十神器之锤——佛怒莲花。曾遇一老僧坐化,身上开出九朵莲花,色泽不一。新生好奇便取下九朵莲花,顿时昏天黑地,电闪雷鸣。隐约看见一面佛像从天而降。后将莲花铸成此锤,每次挥动犹如金刚怒目,故而名为佛怒莲花。

十神器之扇——星魂。得此玄铁后,便铸造此扇。期间玄铁难以控制,险些失败。便请三名道士镇压此物,不料三名道士尽数殒命,好在玄铁已无异样。便将三名道士的魂魄运用引魂术引入此扇,名为星魂。

十神器之弓——映日。相传后羿射下九日,后神弓不复存在。经我不懈追寻,寻得后羿神弓的弓弦。利用玄铁,铸造出弓身,又借到神木,做出三支箭矢。虽不可同日而语,但也有三成余力。因此起名映日。

十神器之斧——鬼牙。曾听说南域有恶鬼行凶,亲身前往诛杀恶鬼将其血肉铸造一把妖斧,用玄铁镇压鬼魂。成斧以后有百鬼夜行之力,此斧属于邪品,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起名鬼牙,望后人莫要使用。

十神器之枪——梨花三弄。铸造此枪时,困难重重,数月没有进展颇为恼怒,又遇暴雪纷飞,一气之下便在暴雪之中铸造,谁承想竟然事半功倍,短短三日就将此枪完工。枪出有如暴雪纷飞呼啸而至,枪收时有如雪后初晴般的静谧。特此取名梨花三弄。

十神器之棍——封刑。相传刑天之首埋葬于常羊山,故而前去寻找。不料误入一山洞,洞中镌刻着刑天的怒意,并有封印刑天之术。恰巧在洞中寻得一滴精血,以此精血铸造神棍

。棍出有开山裂天之势,时而出现刑天幻象,私以为此棍封印了刑天精血,所以起名封刑。

十神器之矛——灵蛇闭月。曾遇一白肤大蛇,与之苦战多个时辰将其斩杀,取齐血肉铸造此矛,蛇胆淬火。此矛出世后七日不见月,又将蛇皮包在矛身,月亮才再次出现。故而起名灵蛇闭月。

十神器之刀——擒天。曾取九天弱水,又遇天降业火。将玄铁业火烧灼,弱水锻造,反复七七四十九次,铸成一把神刀。水火相融相会,一刀可唤业火融精铁,亦可生出弱水腐蚀生钢。命名擒天,以此纪念这等神迹。

十神器之剑——忘川三途。铸造此剑,已是花甲之年,半步入土。为铸造出天下第一剑,半生光阴荒废。一日将死未死,踏过一条河,其名忘川。河后有三条路,欲过之时被人一仙人救出。于穿梭阴阳铸成此剑,名为忘川三途记录此事。

宁家出了宁华这个兵神之后盛极而衰,虽然之后几位传人也铸造出了数十把神兵利

器,但是和宁华的十神器相比便是大巫见小巫,不值一提。宁家渐渐式微,十神兵也流散各地,不得其踪。

毒帅年轻时经历一战,大破敌军,在冰库之中寻到一把箭矢,箭簇与众不同,散发着隐隐寒意,木制的主体上泛着整齐的花纹,有着点点清香。当时的毒帅私下藏了这把箭矢,多年后大秦统一,得到了摹刻的十神器图谱,方才得知那支箭矢是映日神弓的箭矢,于是珍藏起来,成为毒帅的一大杀器。

“你怎么知道的。”毒帅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黑袍人。击败了已成六龙的黄长龄,而且知晓自己手中的映日神矢,对于这个黑袍人,毒帅一概不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眼前的形式是己不知彼,彼知己。

黑袍人一挥手,那龙龟饕餮尽数消失。

“我不想杀你,你让开吧。”

毒帅自从征战沙场以来,许多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但之前的每一个人不是被毒帅揍得半死不活,就是死在了毒帅手里。但是黑袍人的这句话,毒帅知道,不是在嘲讽,而是一个劝告。

即便是自己出手,若想击败黄长龄恐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这代价要么是自己重伤,要么就是那神矢。但眼前的黑袍人现在看起来没有一点伤势,轻轻松松的击败了如今的黄长龄,若是打起来,毒帅毫无胜算可能,最多是一命换一命。现在的他,还不想殒命。

但毒帅更想看看面具之下的那张脸。就这样二人僵持了半晌。

看到毒帅没有退避的意思,黑袍人满是无奈的说道:“非要我,杀掉你们两个人吗?”

“那些人,是不是你杀得?”

黑袍人转身离去。

毒帅并没有出手阻拦,在月色下,黑袍人渐行渐远,直至不见。

毒帅背起“晕倒”的黄长龄。“阵势不小,连太阳都给变成了月亮。可惜了,还是棋差一招。”

“麻……烦……了”黄长龄的声音十分微弱,毒帅叹了口气,两个人也就这月色,消失不见。

原本这片雪地,现在已经是一个数十丈的天坑。龟裂的地面,残败的树木,两个人依靠人力改变了天地的规律,无中生有,有中又无。是为先天。

距离帝都数千里外,有一座小村庄,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村里有一个铁匠,名为宁铁蛋。

铁蛋一生的愿望就是想像祖宗宁华一样打造出一把神兵,数十年来不懈努力。可惜神兵没有打造出来,废铁家里倒是堆了一大堆。

十年前铁蛋遇见过一个法号三空的高僧。那高僧说铁蛋终有一天会成为名震天下的铸剑师,十年过来了。这句话只有铁蛋坚信不疑,也因此铁蛋成为了全村的笑柄。

“吆!铸剑师,今天又要去铸剑啊,出名了可要记得我们这些乡里乡亲的啊。”

铁蛋有一个哥们,叫做顾梦瑾。这几年来铁蛋没少受到他的挖苦和讥讽,每次铁蛋都是傻傻的呵呵一笑说一句“好的好的,忘不了。”

十年如此。

十年来,铁蛋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那一天,铁蛋激动的烧香拜佛,祈求孩子茁壮成长,光宗耀祖。铁蛋特意给儿子起了钢蛋这个名,铁蛋钢蛋。钢比铁硬,每每想起钢蛋这个名,铁蛋的脸上都会挂着得意的神情。他的儿子,是他的骄傲。

梦中人不知梦,佛曾说不是佛。

陕西治疗宫颈炎方法
大庆治疗癫痫病医院
洛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陕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大庆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